《HQ黑大》越過十年的思念 之三

 

隔了一段時間,將第三篇黑大寫出來了(喂)

黑尾與大地雖然已經三十歲了,但黑尾在面對大地時總會回到高中的時光。
那時候很在意的心情,到三十歲的再會才搞清楚是喜歡的心情,回想起來才發現是初戀。
因此面對大地時,黑尾總會回到高中時代生澀的自己,越是想耍帥,越是顯得遜。
...我是這樣想的(你)

注意事項:
§ 配對為HQ的黑尾鉄朗 X 澤村大地
§ 年齡操作。三年級畢業後經過十三年,澤村大地與黑尾鉄朗皆為三十歲的上班族
§ 前提為當年的春高沒有實現垃圾場的決戰
§ 黑尾很遜
§ 會有四篇。本篇為第三篇。
 

■  ■  ■  ■  ■

  生日前夕,黑尾正式與澤村交往了,接下來兩人過著熱戀般的生活──黑尾很希望能如此敘述自己的生活。

  澤村的工作需要輪班,二十四小時作動的生產線需要機工人員的待機維護。雖然有專值夜班的同事,澤村偶爾在假日還是要值班。比如黑尾生日的禮拜天,澤村就在上班。
  交往後小小的改變,出現在兩人的通訊方式上。

  『黑尾。』
  「喔。」
  在黑尾的提議下,原本的互傳文字訊息,轉變為每天晚上固定時段通電話。黑尾擔心這樣會不會令澤村感到厭煩,澤村在電話中以愉快的笑聲說不會。
  對於這樣的進展,黑尾的內心感到滿足。
  當然,是就現階段而言。

  『我這禮拜週末兩天都休息,你有空嗎?』
  「有啊。」
  『那你想要去哪逛逛?我們一起去。』
  澤村在電話的另一頭詢問。不過對這個問題,黑尾沒有任何的想法。

  「我想一下。」
  當初答應北上的出差,單純只是想製造與澤村見面的機會。而且主要是來工作的,黑尾之前沒有想過要去哪裡玩。

  『久久你來這邊一趟,身為在地人沒有帶你去任何地方,實在過意不去。再說......』
  短暫的停頓之後,從電話的另一頭傳來深呼吸的聲音。

  『我們已經在交往了。你生日那天我在上班,也沒有去哪裡晃晃...』
  是約會──黑尾這時才意識到這件事情。這個想法快速敲擊著黑尾的心臟,令黑尾手足無措。
  這會是兩人第二次見面,也是值得紀念的第一次約會。

  「呃...嗯...讓我想想。」
  黑尾趕緊思考有哪裡可以去。可是對仙台不夠了解,黑尾現在只能想到仙台車站裡看到的畫著伊達政宗的觀光推廣海報。

  「......仙台城?」
  『仙台城遺跡啊...我記得仙台車站有循環觀光巴士會到,要查一下。』
  「...我只能想到這個而已,抱歉。」
  『哈哈,隱約感覺得出來。不用道歉啦,這算是個不錯的方向。其實我也沒去過,來規劃一下吧。』
  就這樣,星期六的會合地點定為仙台車站的正門大廳。至於詳細行程,之後再說。
  互道晚安,今天的通話結束了。
  黑尾上網看看仙台城遺跡附近有什麼可以玩的地方。查到走上仙台城遺跡有一些商家可以逛,可以品嚐使用仙台三大名產之一的毛豆所作成的鮮綠色甜點。
  對著網頁點來點去,還看到另外兩大名產──烤牛舌和牡蠣鍋──的店家。看起來很不錯,很有嚐鮮的價值。

  「......嗯...」
  回想方才的對話,澤村好像有說週末兩天都休息吧,這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嗎。
  應該沒有吧。那傢伙只是隨口說出而已...應該吧...是要讓我有所期待嗎──黑尾不禁開始想,該不會要過夜吧。

  過夜就要做愛吧。

  「...嗚哇!」
  黑尾不禁在筆記型電腦前掩面大叫,捲起身軀躺倒在地上左右翻滾。
  約會那天是兩人開始交往的第一個禮拜,如果要過夜會不會太快。
  雖然認識很久了,來往較為密切也是這半年的事情,能算數嗎。
  也許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黑尾也明白這個道理。但澤村僅僅一句『週末兩天都休息』還是讓黑尾陷入猜測的混沌之中。

  「............」
  說到做愛,黑尾還不知道男人之間的性愛要怎麼做。
  雖然黑尾一直認為只要感覺對了,無論男女自己都可以擁抱對方,不過到目前為止的對象都是女性。
  自己與澤村雙方都是男性。就擁抱與被擁抱的位置來分,黑尾想要擁抱澤村。但是澤村的想法是如何,黑尾就不知道了。
  黑尾爬起身在電腦前坐好,手指敲起鍵盤在搜尋列打上自己想到關鍵字。
  任何的事情總要先做點功課,上場時才顯得帥氣──黑尾如此想著,並在網頁上點開自己蒐尋到的影片。

■  ■  ■  ■  ■

  「抱歉,等很久了嗎?」
  「沒有。剛到而已。」
  為了避免遲到,黑尾比約定的上午十點早二十分鐘抵達約定的仙台車站,澤村這次則是早三分鐘到。
  對於有沒有機會留宿,黑尾內心以『會留宿』作為前提出了這趟門。
  不過有所準備也很奇怪,所以黑尾什麼都沒帶,真的有必要去便利商店買留宿用品就好了。

  「今天的髮型也很厲害,遠遠就看到你了。」
  「嘻嘻,這是誇獎嗎?」
  「算是。」
  「算是...」
  「就是誇獎啦!」
  怎麼聽都不像是誇獎吧,黑尾露出苦笑,伸手順著立起來的頭髮。
  這雞冠頭髮型從小時候就是這樣。由於自己的髮質很硬,如果要改變這髮型會花上許多時間,不如維持它。
  黑尾曾經為這髮型煩惱過。不過被朋友們認為很有個性,也有獨特的帥氣感。雖然會給形象添上幾分不正經,但這點黑尾並不在意。

  「除了去仙台城遺跡之外,還想去哪?」
  「嗯...沒有特別的耶。不過網路上說有觀光巴士一日卷,只要搭三次就回本了,去一些景點還有優惠,看起來很划算。」
  「我也有看到那個,就買吧。」
  走進仙台車站購買兩張循環觀光巴士的一日卷之後,兩人一同前往候車亭,加入等待巴士的隊伍中。
  候車隊伍排得有點長,因為是週末的關係吧,有些面孔明顯是外國的觀光客。
  黑尾和澤村搭上第二班巴士,選了後段的兩人座坐下。黑尾要澤村先入坐,而自己坐在靠走道的位置上。
  對於黑尾這樣的座位安排,澤村有一點意見。

  「應該是你要坐窗邊吧。」
  「為什麼?有什麼關係嗎?」
  「因為要讓你看風景啊,坐窗邊比較容易看外面。」
  「坐在這個位置不但能看風景,也可以看到澤村啊。」
  黑尾的話令澤村的表情停滯,一時無法反應。
  皺起困惑的眉頭後,澤村的嘴角拉起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這傢伙啊...」
  「嗯?」
  看到澤村單手遮掩著面孔以及發紅的耳根,黑尾才意識到自己講了令人害臊的話。
  這樣的反應好似回到青春期,黑尾莫名地也跟著害臊。

  「我...我只是講出我所想的事情而已...嗚噗!」
  左胸側毫無預警遭受肘擊,當然是澤村幹的。

  「別再說更多令人害羞的話,好好看看外面啦,真是...」
  「咳咳...好的,澤村大人。」
  「沿途會經過很多景點,你看地圖,有晚翠草堂,是一位文人土井晚翠的故居。再一站是埋葬伊達正宗的瑞鳳殿,你有興趣嗎?」
  「還好耶,晚翠草堂看網路上是小小的。瑞鳳殿...有點想跳過...」
  「那再來是博物館,說在博物館那站下往仙台城走,沿途可以看到漂亮的景色,要不要這樣做?」
  「嗯,好啊。」
  「那就這樣決定了。中餐就在那邊看看隨便吃吃吧。這條線後面還有植物園、美術館...」
  應該是為了掩飾害羞吧──看著為自己介紹景點的澤村,黑尾的雙眼盯著那持續發紅的耳根。
  紅紅的,應該很燙吧。
  內心萌生親吻的慾望。黑尾掃視車內眾多的乘客,確認沒有人會注意到這裡。

  「晚餐看看要不要回仙台車站那邊吃,車站附近有一家好吃的牛舌店,你覺得怎樣?」
  「...........」
  「黑尾?」
  嘴唇輕輕地壓上發紅發燙的耳殼,在離開時留下冰涼的觸感。
  突然的舉動,令澤村的臉變得更紅了。

  「抱歉,因為很紅,好像很熱的樣子,所以就...」
  「...是很熱沒錯。」
  附和黑尾說詞的澤村沒有生氣,只是抿著唇。
  耳根的紅暈擴散了,如同兩人之間有點尷尬、又帶著甜蜜的氣氛。
  這樣的澤村,令黑尾的心臟在胸中揪緊。

  「那個...牛舌。好啊,就去吃吃看。」
  澤村點頭做為回應,並無語地伸手摸著發紅的耳根。
  看著澤村的同時也可以看到窗外的景色,黑尾覺得這個方向真是棒透了。


  『...下一站博物館,國際中心前。博物館,國際中心前。要下車的乘客請按下車鈴。』
  「到了,準備下車吧。」
  「喔。」
  許多乘客都在這一站下車。澤村和黑尾看著設立在候車亭的地圖,仙台城遺跡的標示還寫著小小的附註『青葉城跡』。兩人的目的在西南的方向,用走的過去是有點距離。

  「好像挺遠的。」
  「嗯,不清楚呢...網路上說古代的武士都是走這個路線進城。」
  「聽起來很酷。那就走吧。」
  從巴士站開始邁開步伐,兩人並肩在人行道走著。今天的天氣很好,氣溫雖然低不過陽光的照射令人覺得溫暖。黑尾抬頭望向上方的青空,撐起胸膛作著深呼吸。

  「是說,那位很強的二傳手及川徹的學校叫青葉城西吧,在附近嗎?」
  「差不多,想去看看嗎?」
  「不了,只是突然想到而已。」
  道路兩旁種滿了樹木,不過因為入冬的關係只剩下枯黃色的枝幹,黑尾注意到連地上的落葉都很少。
  不過這個季節可以看到深灰色的巨石城牆於牆腳堆積著昨晚下的白雪,配合青藍的天空與光禿禿的樹木,也是別有一番風情。

  「走走路也不錯呢,好久沒有來這種地方了。」
  「我也是。就因為這樣想,所以才刻意選這條路。」
  「嗯?我本以為澤村是戶外派的。」
  「如果要說興趣的話,是戶外派的沒錯。我辭掉前一個工作後跑去環遊本島一週。」
  「...澤村君的自我探索之旅?」
  「嗯,類似吧。其實是拉麵之旅,哈哈。」
  「這點就很像你了。」
  「...我就喜歡吃拉麵嘛。」
  「嘻嘻,來東京我帶你去吃好吃的啦。」
  沿途經過一個深綠色的湖泊。澤村解說以前因為仙台沒有滑冰場,曾有冰上選手在冬天利用這個結冰的湖泊練習。黑尾無法想像,只覺得很厲害。

  「...雖然很突然,黑尾似乎有點強勢?」
  「是很突然沒錯!而且為什麼是問句!」
  「...因為只是個人感想,正在尋求你的同意。」
  「呃...我比較好奇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想。」
  「因為...你在公車上...親了我的耳朵...」
  澤村的聲音越來越小,講到最後自己都害臊了起來。
  這麼可愛是要我怎麼辦啊──黑尾在內心大喊著,不過表面當然要裝得很平靜。

  「因為...覺得很可愛,就...就這樣啦。」
  「真是隨便的回答。」
  「...不要問太詳細啦!我也會害羞好嗎。」
  「原來你也會害羞啊。搞什麼啊,你這傢伙。」
  吐槽的同時,澤村的手肘往黑尾的腹側撞上一回。雖然挺痛的,卻給黑尾帶來好心情。
  在愉快的一來一往吐槽中,兩人爬上原為仙台城主城入口的護國神社鳥居。
  仙台城遺跡之所以多了遺跡二字,是因為在西元一八八二年時發生過大火,將宏大的仙台城燒掉了大部分。之後雖然有設立成國寶進行維護,但二次世界大戰時美軍對仙台進行空襲,仙台城又有部分燒毀,在之後的年代中也遭遇各種狀況而被拆除。現在大部分的土地只是被綠化的青葉山公園而已。
  現在的仙台城遺跡只是當時的仙台城部分的範圍,為當時主城的位置;其他區塊分佈於護國神社、東北大學以及仙台市博物館等等的設施,可見當年占地兩萬坪的仙台城有多麼廣大。
  兩人走進護國神社進行參拜,神社販賣部旁的紅架子掛滿寫著願望的繪馬。黑尾上前隨意挑了其中一個看看,繪馬的背面印著代表性人物伊達政宗騎著馬的剪影,翻過來的正面寫著那人小小的願望。

  「隨意看別人的心願有點...不太好吧。」
  「還好啦,反正神明也會看。這個願望挺有趣的,澤村你來看。」
  「什麼東西?」
  黑尾特地等澤村走到自己的身旁,笑嘻嘻地將用指尖頂起的繪馬翻面。
  上頭寫著『希望通過地區預選!加油!』,用黑色麥克筆寫上的字體相當有力道,傳達出許願者堅定的心念。

  「真青春啊。」
  「嘻嘻,就是說啊。不過這時候結果已經出來了吧。」
  「是啊,希望這位的願望可以實現。不過寫『希望』決心不夠,要寫『絕對要通過地區預選!』這樣才對吧。」
  「澤村爸爸真是嚴格啊。想買繪馬許個願嗎?」
  「不了,願望是得靠自己的手捉住的東西,寫下來只是加強暗示而已。」
  「說得也是。」
  走出護國神社,黑尾跟著澤村走往立有伊達政宗銅像的青葉山公園中央,黑尾主動跑到伊達政宗像下方作著一個莫名得意的表情要澤村幫他拍一張照片。
 
  「拍照就拍照,作怪表情幹嘛。」
  「好玩嘛。澤村也來拍吧。」
  「嗯........不用了。」
  「難得來了,拍嘛。拍嘛!拍嘛拍嘛拍嘛。」
  「好好好...給你拍就是了。別推啦!」
  被黑尾推上去的澤村貌似帶著賭氣,雙手盤胸表情嚴肅的站在伊達政宗像下方。
  拿著智慧型手機的黑尾悄悄地將角度拉低由下往上拍,使得照片中的澤村氣勢更有威嚴。

  「我覺得不錯。」
  「......好像頑固的老爹。」
  「這就是我要的效果。」
  「你真的很煩。」
  參觀完介紹仙台城歷史與維修過程的見聞館,兩人走到當時天守台的位置俯瞰仙台市區。
  仙台城被落光樹葉的樹木所圍繞,雙眼走過護城河進入建滿高樓大廈的市區,而伊達政宗的花園現在也是一片黃色。
  也許是季節的關係,黑尾無法覺得眼前的景色稱得上好看,不過寬闊的視野仍然可以淨化心靈。
  只是心靈被拓寬淨化的同時,肚子也餓了。

  「黑尾,我肚子餓了。」
  「噗!好啦時間也差不多。去那邊的店看看吧。」
  兩人回頭走進放有暖氣的土產店,由澤村占座位,黑尾往熟食區走去。
  除了標準的和式簡餐如烏龍麵、蕎麥麵、雞肉親子丼之外,也有販賣烤牛肉串與烤牛舌。雖想到晚上預定要吃專賣烤牛舌的餐廳,現在就想要嚐鮮的黑尾還是各買了兩隻,再點了兩份鮭魚烤飯糰和豆腐味噌湯的組合端回澤村所在的座位。

  「澤村,來。」
  「我們晚上也會吃牛舌耶。」
  「沒關係啦,看到什麼吃什麼啊。」
  塗有醬汁的牛肉帶著燒烤的油脂香相當誘人,肚子餓的黑尾一口咬下,肉汁散佈在舌頭上令人滿足。牛舌的口感很有嚼勁,無論哪個味道都相當不錯。想到晚上的餐廳是專賣店,應該比這個更好吃吧,令黑尾更期待了。
  吃完鹹的就有點想吃甜的。兩人逛到販賣甜點的攤位,黑尾的目光被綠色的毛豆餡所吸引,其中一品是裹滿鮮綠色毛豆餡的白麻糬。

  「那個顏色好厲害。」
  「是毛豆餡,也是名產。要吃吃看嗎?」
  「...來一隻試試看吧。」
  宛如參加試膽大會的口氣讓澤村漏笑了。
  黑尾從店員的手接過綠油油的毛豆麻糬,雖說和果子本來就是五花八門的顏色都有,黑尾還是不禁發出低聲讚嘆。
  讚嘆歸讚嘆,黑尾只是盯著手上的毛豆麻糬,遲遲沒有動口。

  「怎麼了?」
  「沒有,就...」
  「吃啊。」
  「......其實我不太敢吃耶。」
  澤村再度皺眉露出不耐煩的表情。
  無論澤村因自己露出什麼表情,黑尾都覺得很開心。但今天似乎太常讓他不耐煩了。

  「你拿好。」
  澤村說完,黑尾感受到一個拉扯。
  澤村拉過黑尾拿著毛豆麻糬的手腕,對著鮮綠色的甜點張嘴直接咬下咀嚼起來。

  「嗯......不像紅豆有種特殊的味道,豆香淡淡的,麻糬也不錯。還你,安心地快吃吧。」
  澤村的行為令黑尾僵住了。
  在各種方面上,黑尾覺得澤村實在太有男子氣慨。
 
  「澤村大人是真男人啊...」
  「還好吧。吃甜的就想喝點什麼了,我去買。等會兒準備去巴士站等車吧。」
  「嗯,好。」
  在澤村選飲料的時候,黑尾將手中被咬一口的毛豆麻糬吃下肚。
  不會太甜,有不同於紅豆與白豆餡的特殊味道。
  這樣算間接接吻吧──黑尾舔了舔唇,嘴上還殘留著甜甜的豆餡。
  澤村回來時除了手上有兩罐無糖綠茶,還買了兩顆仙台出名的伴手禮『荻之月』。為了減少行李黑尾馬上就吃了,是稍嫌有點甜的奶油蛋糕,配茶剛剛好。

  「走吧。」
  走上了溫暖的巴士,黑尾一樣推澤村坐入靠窗的座位,澤村放棄吐槽這件事。
  下一個地點預定是八崎大幡宮。看了看觀光巴士的地圖,大概是整個觀光巴士路徑的半圈,看來要坐一段時間。

  「雖然預定下一站是大崎八幡宮,沿途還有很多點,你有想去的嗎?」
  「嗯...還好。」
  對黑尾來說,去哪裡不是重點。能和澤村一起相處,這樣就夠了。

  「既然如此,還是去大崎八幡宮吧。」
  澤村看向窗外流動的景色,而黑尾看著身旁的澤村。
  沿途澤村看到什麼有趣的東西,都會發聲告訴黑尾來一起看。這樣的動作,令黑尾覺得好可愛。

  「澤村。」
  「嗯?」
  「既然你說我強勢,就照你說的作吧。」
  黑尾的左手將澤村的右手拉到兩人之間,十指交錯的緊握著。
  拉過的一瞬間,澤村停滯的表情讓黑尾得意的笑了。
  他應該會抗議吧──要說是被虐狂也好,黑尾就是期待澤村會如何反應。
  結果卻令人意外。看著黑尾的澤村抿著唇微皺起眉頭,接著撇頭看向窗外了。
  嗯?該不會生氣了吧──就在黑尾心頭發慌的時候,交握的左手傳來過大的力道壓迫著指骨。知道是澤村的惡作劇,雖然痛到想抗議,黑尾還是沒有放開對自己使用暴力的手。

  「你可要持之以恆啊。」
  「...我會啦。」
  聽到黑尾的回應,澤村露出笑容,同時放鬆欺負黑尾的力道。
  兩隻手在兩人間交握著。黑尾的心情如同現在左手的感覺,火熱又發疼。

■  ■  ■  ■  ■

  「專賣店就是不一樣,比中午的還要好吃。」
  「對啊。還好有預約,生意真的很好。」
  用完晚餐,隨性的觀光行程也即將結束了。
  在前往仙台車站的步道上,黑尾滿腦子都是今晚到底會不會在澤村的住處留宿。
  由自己提議也很怪,意圖太明顯了。但是按照現在的發展,澤村似乎不會詢問這件事。

  「現在是八點半...澤村,你明天要上班嗎?」
  既然如此,就營造澤村會詢問自己的情勢就好了。腦裡當然記得澤村在電話中說過自己連休兩天,黑尾是故意要這麼問。

  「沒有,明天休息。」
  「是喔。」
  「我在之前有講過吧,我沒講過嗎?」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黑尾不明白澤村講這句話的用意。是識破自己故意詢問的意圖,還是真的在確認。

  「好像有吧,應該是我忘記了。」
  「嗯,總之我明天放假啦。黑尾呢?」
  有希望──黑尾暗自在心中叫好。

  「今天沒接到工作的電話,代表明天正常放假。」
  「哈哈,那很好啊。」
  「是啊。」
  咦,就這樣嗎。怎沒有接「要不要去續攤」這句話,或是「要不要來我家呢」這句話。

  「是說你們也會有需要假日上班的狀況啊?」
  「很少,如果要趕著把客戶案件如期交出,就會利用周末加班。」
  「這樣子啊。」
  眼看距離仙台車站越來越近,而話題卻離期望越來越遠。
  黑尾心急了。是不是澤村覺得時機太早了,還是真的要自己提出要求呢。
  也許是時候未到吧,畢竟開始交往才一個禮拜而已。聊到休假時,黑尾認為澤村應該有察覺自己的意圖,但是沒提出邀請。
  在兩人進入仙台車站的時候,黑尾放棄了。雖然知道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擅自期待,還是不免有失落感。
  看著在自己前面對自動售票機投著硬幣的澤村,黑尾想到接下來兩人就要各自坐上相反方向的電車回家,快樂的初次約會即將宣告結束了。

  「黑尾,來,你的。」
  「.........唔?」
  「車票啦。」
  黑尾接過澤村遞過來的車票,上面寫的目的是離澤村住處最近的車站。

  「......反正明天我們都放假...到我家去喝酒吧。當補償你上禮拜的生日,如何?」
  「咦、咦?」
  「如果你不喜歡的話,也可以退票啦...」
  黑尾看著澤村的臉,表情有點僵硬,好像怕自己不答應一樣。
  但怎麼可能不答應,這是現在的黑尾最想要的禮物。

  「...當然好啊。」
  興奮的心情,讓黑尾的胸口又緊了起來。
  通過驗票閘門,正好一台電車駛進月台。黑尾與澤村兩人一起走進明亮的車廂中,在夜幕下前往相同的方向。

題目: HQ排球少年衍生同人 | 部落格分类: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