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黑大》妒忌與狡猾

一樣是CWT43配布的無料,排球少年的黑大。
故事內容是長篇的後續,黑尾與大地在某天晚餐後的閒聊。
雖說是閒聊但其實隱隱地很激烈(!?)這就是大人的醍醐味(不是)

注意事項
§ 腐向,配對為排球少年黑尾鉄朗 X 澤村大地黑大同居
§ 年齡操作,澤村大地黑尾鉄朗皆為三十代的上班族
§ 具有微量的大→旭情結
§ 由於最終版本是在InDesign上完成,故部分標點格式與其他文章不同

■  ■  ■  ■  ■

■  ■  ■  ■  ■

  黑尾鉄朗的心中,永遠存在著一個謎題。

■  ■  ■  ■  ■

  「你說有我的信,我來看看。」
  吃完晚餐的休息時間,黑尾與澤村坐在餐桌旁,透明的玻璃杯裝著冰涼的麥茶。
  黑尾看著澤村拿起一封橫式的信件,那是自己下班後開信箱收回家的。黑尾的右手支著下顎,等待澤村將信件打開。

  「嗯,是臭鬍子寄來的。」
  「東峰嗎?」
  「對啊。」
  東峰旭──黑尾當然知道這個人,也知道那封信是東峰寄的。當自己在信箱前看到寫在信封上的名字時,黑尾屏住了呼吸。沉寂許久的疑問又浮上心頭,使平穩甜蜜的日子出現圈圈漣漪。
  黑尾看著澤村拿剪刀將信封剪出一個開口。
  理性告訴黑尾,裡頭不可能裝有什麼東西,但心情仍無法控制地緊繃起來。

  「喔,旭的小孩一歲了耶。寄了照片來。對喔,這孩子是去年的三天前生的。」
  「我可以看看嗎?」
  「拿去。」
  澤村非常乾脆地將手裡的照片遞給黑尾。黑尾手腕一轉把照片翻過來,背面是一片空白,什麼都沒寫。回到正面,是東峰一家三口的合照。金色的油漆筆寫著小孩的名字,還有『今年一歲了,請多指教』的信息。

  「…五官跟東峰真像。」
  「對啊。嘛,性格不要跟臭鬍子一樣軟弱就好了。」
  澤村這麼說的同時,帶笑的神情流露出溫柔。這讓黑尾看得很不是滋味。
  兩人交往到現在,同居快兩年,黑尾稱呼澤村的方式已經變成『大地』。相對澤村還是以姓氏稱呼黑尾,對東峰卻是以『臭鬍子』或是名字的『旭』來稱呼,聽起來相當親暱。
  黑尾明白比較是沒有意義的,而且澤村與東峰認識的時間比自己久,但仍然忍不住會妒忌。
  澤村與東峰兩人,究竟曾經是什麼樣的關係──黑尾從未確認過這件事情。但內心非常想知道這個答案。

  「吶…大地。」
  「嗯?」
  「在你心中,東峰是個怎麼樣的人?」
  對於這麼敏感的話題,這問句是黑尾能想出最好的問法。雖然不直接,但黑尾自認可以從澤村的回答中找出蛛絲馬跡。

  「怎樣的人…你不要看他長得高大,又捲毛留個小鬍子,看起來好像有歐美血統還一臉兇樣。旭這人性格超溫和的,心靈又脆弱。因為造型的關係,還曾被人誤會是不良留級生,他知道這件事情之後,心靈受傷好一陣子,但根本是咎由自取。」
  澤村的回應像是談論著一個朋友,那樣迂迴的問法果然得不到黑尾想要的答案。

  「高中的時候呢,感覺怎樣?」
  「高中啊…就一位主攻手來說,扣球很強,還…算…可靠吧?」
  「噗、那是什麼,為什麼是問句啊?」
  「講過啦,就心靈很脆弱。他曾經在一場比賽中被連續攔網而信心全失,之後有一段時間翹掉社團活動,也沒作自主練習。」
  「還有過這種事情啊。」
  「那是和音駒見面之前的事了。日向和影山他們的加入,帶來好的影響,那鬍子受到刺激才回來。嘛,不過當時的那場比賽,我們也沒有其他優秀的扣球手,只有旭。他會被針對也是莫可奈何的事情。後來有日向,田中也有進步,他的負擔才小了些。」
  不敢直接詢問的結果,話題變成對過往的閒聊。無法從語句中找出自己想要的線索,黑尾原本高漲的好奇心跟著冷卻下來。
  聽著烏野排球隊過去的往事,黑尾將視線移回手上的照片。過了這麼多年,照片中的這個人已經結婚,變成一位孩子的父親;而澤村坐在自己的面前。夜晚來臨,黑尾還擁著澤村入睡。
  眼前的現實是如此,這個過去的答案究竟是如何,黑尾突然覺得不是那麼重要了。況且這類事追問到底,反而會傷害彼此的感情吧。
  黑尾決定不再尋求答案,放任它下沉吧。總有一天,溫暖的日子會使這個疑惑煙消雲散吧。

  「黑尾。你會忌妒嗎?」
  澤村突然的一句話,正中胸懷中的心事,使得黑尾的背脊涼了半截。

  「我會忌妒?什麼意思?」
  澤村的直覺總是莫名的準確。黑尾故作鎮定,害怕自己的思考被心愛的人看穿,內心頓時失去直視澤村的勇氣。但仍硬著頭皮,將放在照片上的視線緩緩地拉起,移向對面的澤村。
  然而與黑尾預想的不同。澤村的臉上掛著苦澀的笑容,看上去並不是在講黑尾所想的事情。

  「換個講法。應該說羨慕?羨慕別人結婚組了家庭,生小孩這件事情。」
  由於黑尾過去只有與女性交往的經驗,一般來說,這樣的男人在成年之後會結婚生子。黑尾知道澤村在心裡非常介意這點。不過,在兩人即將決定同居時,黑尾已經仔細考慮過了,接下來的人生要與澤村攜手共度。自己要與面前的這個人,一起創造更多快樂的回憶。

  「我沒想過耶。比起羨慕妒忌,我的感想是祝福比較多吧。別人是別人,我們是我們。」
  為自己鬧彆扭的澤村實在很可愛。胸口被湧出的愛情所填滿,黑尾的臉上漾出笑容。

  「…你那是什麼表情。」
  「咦?因為會煩惱的大地很可愛,所以…」
  「唔…你是把我當笨蛋嗎。」
  「怎麼可能!要說笨蛋的話…應該是我吧。」
  黑尾張開向前伸出的手掌,等待澤村的答案。坐在對面的澤村像是受不了似地嘆了口氣,仍伸手覆上黑尾的手掌,作出了回應。

  「…你真的是笨蛋。」
  「嘻嘻。為了澤村大地,心甘情願。」
  黑尾溫柔地握住澤村,作出連繫的道路,讓溫度傳達至彼此的心中。

■  ■  ■  ■  ■

  對不起,不能告訴你。謝謝你,願意和我在一起。

■  ■  ■  ■  ■

後記:
在距離印刷廠截稿日還有兩個禮拜的時候,我意識到要完成新刊會太趕,
依照我處理的能力一定會出事(如之前的弗貝第二本,就發生了左右字體印刷深淺不同的悲劇)
因此新刊就緩了,相對的出現了這篇故事。

對於黑尾的問題,大地這輩子不會告訴他。
人與人親密的相處,雖說會想要更了解對方、讓對方更明白自己,這樣是好的。
但多少會有一些事實,會被判斷成『為了彼此好,絕對不可以讓對方知道』或是『為了彼此好,自己沒有必要知道』

自己對旭的感情已經成為珍藏的回憶,而現在黑尾是自己不可能動搖的最重要的人。
黑尾不知道這件事情,絕對不會影響彼此的感情。但知道了,會如何呢。


人無法完全了解自己以外的人在想什麼,即便是最親密的人。因為對方的腦袋不長在自己的頭上。
雖然相信彼此的感情,但不想給予任何不確定的因素,因此大地決定不告訴黑尾。

在這邊短短地以大地的角度解說這個事情。

這場兩種無料都發光了!其實有點擔心逛街隨意拿的人看不太懂(汗)
不過就是放餌啦放餌(你)雖說這餌不一定釣得到人(爆笑)
希望喜歡黑大的人越來越多啦!



題目: HQ排球少年衍生同人 | 部落格分类: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