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杵蜻》御手杵殿!這裡還有喔!

CWT43配布無料。
與小D合作的刀劍亂舞同人文,雖說標明CP為雙槍,但我很私心地將小田田放了進去。

對,主角是小田田(被揍)

封面繪圖:小D(噗浪在此

注意事項
§ 腐向,配對為御手杵 X 蜻鈴切
§ 主角是同田貫
§ 小D繪製的無料封面圖內收,圖有點大,讀取需要時間
§ 由於最終版本是在InDesign上完成,故部分標點格式與其他文章不同

■  ■  ■  ■  ■

CWT43小報A5封面_

■  ■  ■  ■  ■

  「這拿去。把這個範圍外的藤蔓都割掉,如果有雜草也要拔。除掉的東西都集中到籃子裡,之後會作成堆肥。開始吧。」
  「是,同田貫殿。」
  頭頂戴著草帽遮陽,高大的男人握著相形顯小的鐮刀在田地間蹲下。蜻蜓切開始了割除南瓜藤蔓的作業,同田貫也在另一頭也作著相同的動作。
  在審神者的分配下,同田貫帶領蜻蛉切從事一個禮拜的下田農耕。
  雖然不喜歡戰鬥以外的職務,但了解到田地生長著重要的食物來源,對目前成為九十九神、擁有肉身的刀劍是必要的。同田貫也只能耐住性子,習慣這個需要細心照顧植物的工作。

  「那個…同田貫殿。如果讓藤蔓生長開來會不會更好?應該會長出更多南瓜吧。」
  「啊──並不會。之前有試過,會變成原有的南瓜很難長大,而延伸出去的藤蔓不會長南瓜。說是營養被分散,詳細我也不太懂。」
  「這樣子啊。雖然覺得有點可憐,也只好切斷它們了。」
  蜻蛉切來到這裡也有一段時日,而自己是負責帶領他習慣環境的前輩。即使相處的日子不短,同田貫仍然不習慣對方充滿禮儀的言行。
  與純粹為了戰爭用途而製造的自己不同,蜻蛉切是由名刀匠村正所鍛造,為名將本多忠勝所使用的三名槍之一。也許是如此的緣故,蜻蛉切是一位重視大和精神且聰明的武士。
  比方說對於斬除多餘的南瓜藤蔓這件事情,當初的自己是不疑有他直接按照指令去作。蜻蛉切卻想著如果不斬斷藤蔓是否會得到更多作物,也許有更好的結果。
  雖然只是小事情,但可以看出自己與對方的差別──同田貫是這樣想的。

  「謝謝你,同田貫殿。」
  「嗯?這麼突然。」
  「剛到這裡的時候,有很多不明白與不熟悉的事物…雖然這樣講有點難堪,心裡挺不安的。還好同田貫殿教導我許多知識,最近終於有些適應了。」
  「喔…還好啦。大家都一樣,我剛醒的時候也是什麼都不懂。」
  然而蜻蛉切的態度並不會讓同田貫認為自己矮人一截,雖說身高確實是矮了許多。
  反之,蜻蛉切將言行粗魯的自己當導師一般尊敬,令同田貫很不習慣。

  「哈哈,是這樣的嗎。不過,看著這些南瓜一天比一天沉重,要怎麼說呢…心中覺得很充實,很期待收成的那天呢。」
  「嗯,對啊。我這邊弄完了喔。」
  「我這邊還差一點。」
  「喔。」
  抓起掛在頸上的毛巾擦拭額上的汗水,同田貫走到蜻蛉切所在的位置,繼續斬除藤蔓的作業。

  「啊,謝謝你。」
  「不用一一道謝啦。快點結束吧。」
  「好的。」
  扯動鐮刀將最後一根突出的南瓜藤割下,同田貫與蜻蛉切一起整理田地,掃起地上廢棄的植物集中倒入竹籃之中。

  「同田貫殿,接下來還要做什麼嗎?」
  「結束了。接下來是自由時間,不過我還想巡一圈看一下,你回主屋去做點東西來吃吧。」
  「好的。用中午的白飯捏成飯糰,配昨天收成的小黃瓜。同田貫殿覺得如何?」
  「聽起來很不錯,就這樣決定啦。」
  「那麼請稍待一會,我去準備。竹籃交給我拿過去吧。」
  「抱歉啦。」
  「不會的。」
  蜻蛉切將竹籃抬起,往主屋的方向走去。拍去雙手上的泥土,同田貫漫步檢視著大家輪流整頓的田地。
  手掌掂了掂爬在竹架上的番茄,紅綠交雜的果實反映著夕陽橘紅的光輝,再一兩天就可以收成了。一旁的角瓜已經成熟,同田貫拿起鐮刀將八條角瓜收割下來,打算把它們擺進廚房裡,晚餐就會出現在餐桌上。
  在廚房中做菜這件事情,由於同田貫沒有天份也無心學習,教導蜻蛉切這檔事就交給對料理最在行的燭台切光忠。認真的蜻蛉切學得很快,隨即成為廚房的第一助手。在燭台切光忠休息的時候還會掌廚,做出來的料理也有一定水準。
  說到廚房的第一助手,同田貫想到御手杵也曾經擔任過。昨天早上那傢伙遠征去了,預定今天回來。

  「同田貫殿──」
  蜻蛉切在長廊上叫喚著,點心時間到了。同田貫抱起擺在地上的八條角瓜,今天正式收工。

  「抱歉啊,每次都麻煩你準備吃的。」
  「不會。是說…同田貫殿,這些角瓜可以摘了?」
  「啊啊,已經可以吃了。再放著曬太陽會變得很難吃。」
  「這樣啊…我可以摸摸看嗎?剛剛我有整理它們的支架,卻無法判斷什麼時候才能收成。」
  「摸啊。放心啦都是經驗談,吃過一次就知道了。」
  「失禮了。」
  將所有的角瓜用清水洗淨,同田貫拿一條交給蜻蛉切。
  坐上長廊的邊緣,同田貫拿過擺放於長皿上的飯糰咬下一口。灑上薄鹽的飯糰被炭火烤過的海苔包裹著,有著淡淡的炭烤香以及被鹽巴襯托而出的稻米甜,是簡單又好吃的一品。
  製作飯糰的主人正仔細地上下摩娑著長條形的角瓜,微微蹙起的眉頭表達出內心的不明白。

  「怎樣?」
  「嗯…還是挺難判斷的呢。這幾天除了長大之外,我看不出其他的變化…」
  「大概結果後一周左右就要收成,超過會變得太綠,纖維粗了就不好吃。有的人會詳細紀錄生長時間,我是看長到一個程度就摘了。」
  「是這樣啊。看來要學習的事情還有很多。」
  「還好啦,這種事情久了就懂了,反正我們主要的用途還是戰鬥啊。是說,今天第二部隊遠征要回來啦。」
  「喔!是的!我已經準備好簡單的膳食備在廚房,等他們回來就可以用了。」
  因為御手杵要回來了吧──蜻蛉切端正的面上漾起笑容,剛毅的嘴角都上揚了。所謂喜形於色就是這個意思吧。
  雖然不可思議,刀劍在獲得肉身之後連戀愛的情感都有了。
  自從蜻蛉切來到此處之後,御手杵對同田貫述說的話題幾乎都繞著這位夥伴轉。
  從一開始的不知道要如何共處,到覺得對方好厲害、好帥。還出現了雖然同為三名槍,御手杵認為自己比不過對方的自卑發言。
  諸如此類的比較感想,卻在某天突然轉向。
  御手杵覺得蜻蛉切單純認真的性格非常可愛,進而萌生特殊的情感。某天御手杵豁出去告白,蜻蛉切點頭答應了,現在兩人已經發展成眾道的關係。
  怎樣都好啦──這是同田貫從始至終的想法,只是從未說出口。
  依據御手杵的說辭,兩人之間的關係似乎還僅止於接吻。同屬於槍,兩人還睡同一間房,既然已經確認彼此的情意,做出更進一步的事情也不奇怪吧,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好像回來了。大門外有聲音。」
  「那我去廚房準備。失禮了。」
  蜻蛉切起身往廚房走去。同田貫繼續坐在長廊上望著田地,享受著工作結束後的點心。
  手裡的第一顆飯糰吃完了,看著長皿上的兩根小黃瓜和第二顆飯糰,還在咀嚼的同田貫猶豫了一會兒,最後拿起包著海苔的第二顆飯糰。
  木製的長廊響起熟知的腳步聲,同田貫知道是誰,也可以預測他回來會直奔這個農耕值班者的休息處。

  「喔!同田貫。」
  「回來啦。看你的樣子應該還順利吧。」
  御手杵手裡還握著長槍,護甲也沒有脫下,應該是進門後直接往這邊奔過來。不過似乎有洗過臉,面容看起來很乾淨,身體一點傷痕都沒有。

  「嗯,就過去把事情解決帶資源回來而已。飯糰你作的?可以給我吃一口嗎?」
  「不要。這飯糰不是我作的,是蜻蛉切作的。」
  「咦!真的嗎!」
  知道同田貫手裡的飯糰是蜻蛉切作的,御手杵瞪大的眼睛都發亮了。同田貫曉得御手杵會出現這樣的反應,故意講出來刺激好友的心。但萬萬沒料想到御手杵接下來會有如此的大動作。

  「我要吃,給我吃一口就好。」
  「等等就、喂!不要貼上來!」
  御手杵扔下了長槍,迅速地貼到同田貫的身旁,四肢伏地張開嘴巴往飯糰直衝。雖然有幾分驚嚇,護食心切的同田貫馬上舉高飯糰,即時躲過御手杵的攻擊。

  「讓我咬一口嘛!是蜻蛉切作的耶!」
  「急什麼!喂、放開!嘖!你很煩耶!」
  突襲失敗的御手杵仍不死心,抓住同田貫捧著飯糰的右手腕使勁地拉,甚至開始壓制同田貫的身體。不過論力氣同田貫不會輸給御手杵,被拉扯的手臂雖有較勁的顫動卻完全沒有縮短距離。長廊上出現兩個大男生為了爭奪一顆抓在手上的飯糰僵持不下的景象。

  「快放開!蜻蛉切有另外為你們準備啦!」
  「咦?真的嗎?」
  「騙你幹嘛!快起來!你這、混帳東西!」
  趁著鬆開力道的瞬間,同田貫抬腳踹開壓在身上的御手杵。起身時瞄到長廊的轉角出現蜻蛉切的身影,他手裡端著盛滿東西的餐盤。
  但不知道為什麼,蜻蛉切沒有直接走過來,只是停留佇立在原地。

  「御…御手杵殿!這邊還有喔!飯糰!」
  蜻蛉切在長廊的另一頭直接大聲叫喚御手杵。御手杵聽到,馬上開心地爬起身跑過去,同田貫總算擺脫令人煩躁的糾纏。

  「御手杵殿,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這個是給我的嗎?」
  「是的!雖然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對話流露出甜蜜與羞澀,重新坐起的同田貫朝兩人所在的地方瞄過去。蜻蛉切手上的餐盤端著茶水與兩粒特製的大飯糰,至少是自己手上這粒的三倍大。

  「這真的是……很大呢。」
  「因為御手杵殿的食量比較大,所以特別作了大的飯糰。裡面還有包御手杵殿喜歡的醬菜。」
  「哈哈…謝謝你喔,蜻蛉切。」
  御手杵抬起雙手要接過蜻蛉切手上的餐盤,沒想到蜻蛉切卻閃過他的應接,接著搖了搖頭。

  「御手杵殿,要先過洗手才可以吃飯,不然這個身體會生病的。」
  「喔、喔喔!對耶。」
  「喂。這邊有乾淨的水,過來吧。」
  在庭院裡勺起裝於木桶中的清水,御手杵在同田貫的幫助下洗淨雙手,總算吃到蜻蛉切的特製飯糰。

  「嗯!飯糰還是在家裡最好吃啊……謝謝你囉,蜻蛉切。」
  「不會的,慢慢吃不要急。」
  「特別是…蜻蛉切你作的…最好吃。」
  「謝、謝謝…那個…同田貫殿!請用茶!」
  「喔,謝啦。」
  竟然拿我當遮羞用的盾牌──同田貫喝下一口蜻蛉切剛沏好的茶,還有點燙舌。

  「是說,忙完了嗎?」
  「剛剛在廚房時遇到了太郎太刀殿,他幫忙端去給遠征回來的各位了。」
  「喔,那就好。」
  同田貫把手裡遭受爭奪而變形的飯糰吃下去,接著拿過翠綠的小黃瓜啃咬起來。清脆的口感與純淨的味道散佈在口中,食感相當不錯。
  御手杵在旁邊吃著露出醬菜內餡的大飯糰,蜻蛉切跪坐在後方喝著茶。三人一起面對著逐漸西下的夕陽,橘色的光芒照紅了天空與田地間的農作物,短暫的靜謐中顯出詳和的時間。

  「嗯…今天兩位過得怎樣?」
  「今天主要是整理田地,割了很多南瓜藤,同田貫殿還告訴我角瓜收成的時機。」
  「南瓜藤啊…我有放任它們生長看看呢。」
  「喔對啦,之前試驗的傢伙就是他。」
  「咦!你們今天有講到這件事嗎!那時候很慘耶,被長谷部痛罵一頓。他超級生氣,說我沒割長出去的藤蔓是怠惰職守。」
  「不過有解決內心疑問的精神,我覺得御手杵殿很了不起。」
  「是、是這樣嗎?」
  「是的。」
  雖然那個舉動讓南瓜都長不大,好幾天過著吃不飽的日子──同田貫在內心吐槽。
  帶笑的蜻蛉切看著被誇獎而不知所措的御手杵,這個景象讓同田貫覺得愛情很可怕。

  「御手杵殿這次遠征還順利嗎?」
  「嗯…挺順利的,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就和一期他們一起出去,完成任務帶資源回來。」
  「任務順利是因為大家的實力都很堅強吧,包含御手杵殿。如果可以,御手杵殿可以抽空和我比試練習嗎?」
  「咦!我嗎!」
  「是的。同為三名槍,我還沒有和御手杵殿切磋過。在這裡,御手杵殿的實戰經驗比我多。如果有空的話,請務必指導我。」
  「咦…這個…可是…」
  「有什麼好遲疑的。你就答應啊,在就寢前去道場就好啦。」
  對御手杵遲疑的態度感到煩躁,同田貫忍不住推他一把。

  「如果御手杵殿不方便的話,就擇日再說吧。畢竟今天才剛遠征歸來,應該也累了…」
  「啊…不會啦…只是…」
  遲遲不答應使得蜻蛉切露出失落的表情,同田貫也感覺到御手杵後悔了。但御手杵往同田貫看過來的視線還是充滿困惑,明明這尷尬的狀況只要他一聲答應就可以皆大歡喜的解決。感到煩躁火大,同田貫痛踢御手杵的小腿,逼迫他馬上答應。

  「那、那個!好痛!不、我是說好啊!」
  「真的嗎!」
  「嗯、嗯!吃完晚飯後休息一下,一起去道場切磋吧。」
  「謝謝你!御手杵殿!」
  聽到御手杵答應,蜻蛉切的語氣中充滿期待,面上歡欣的笑容散發著光芒,令同田貫產生雙眼刺痛的錯覺。雖說存在於情侶間的第三人被稱為電燈泡,但有人想過情侶所綻放的光輝會壓過微小的電燈泡嗎。
  點心吃完,茶也喝了,他們的約定也順利講好了。已經沒自己的事情,同田貫看著擺在一旁的八條角瓜,是時候把它們送進廚房了。

  「我先離席啦,你們慢聊。」
  「啊,同田貫殿,一次拿八條不太方便吧,我幫你分擔一些。」
  「沒關係啦!這點小東西我剛也拿過來啦。」
  「不、不行!請讓我幫忙!」
  「啊?不用啦!」
  「蜻蛉切要去的話!我也要去!」
  看到蜻蛉切起身搶過同田貫手上的角瓜,御手杵兩三下把還剩三分之一的第二顆飯糰吞下去,也跟著搶奪同田貫手裡的角瓜。
  最終結局,蜻蛉切與御手杵手裡各有四條角瓜,而同田貫兩手空空什麼都沒拿,卻帶著一對比自己高大的情侶往廚房走去。

  「…到底搞什麼啊你們兩個,硬是要跟過來。」
  「…………」

  「竟然不講話…真是的,這樣你們要怎麼進展?」
  「同田貫殿!」
  「進、進展什麼?」
  「你們的關係啊,混帳東西。」
  被同田貫這樣開門見山的一訓,兩人安靜了下來。

  「再多花一點時間…慢慢來就可以了。」
  「蜻蛉切…」
  「請讓我多花一點時間,慢慢了解御手杵殿,希望御手杵殿也可以多了解我。」
  「…嗯。」
  「首先,今天晚上,請御手杵殿多多指導我吧。」
  「我會的,蜻蛉切。」
  明明就很甜蜜,為什麼一定要跟過來。感受到兩人如火般的熱度,同田貫完全不想回頭,背都快燒起來了。
  不想再被閃光攻擊啦──同田貫暗自決定,進廚房後,一定要把這對笨蛋情侶甩開。

■  ■  ■  ■  ■

後記:
這篇是今年初就完成的文章,本來只是因為喜歡小D的杵蜻,我個人很喜歡同田貫,所以寫出了這篇文章。
沒想到小D看到之後就說拿來當無料好(!?)還特地畫了封面!
吃飯塞滿嘴的小田田好可愛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很喜歡同田貫與蜻蛉切之間的前後輩關係,應該說我喜歡前後輩關係(咦)
當蜻蛉切被朋友御手杵把走的時候,同田貫多少會有嫁女兒的心情吧
不過目前這位比較愛戰鬥和吃的前輩,只感覺被放閃放得很煩而已

大概就是以上,謝謝在場上將無料拿回家的朋友,還有看到這邊的你。
題目: 刀劍亂舞 | 部落格分类: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