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黑大》因你而起的變化 之一

 
注意事項:
§ 腐向,此篇為接續『越過十年的思念』的故事,配對為HQ的黑尾鉄朗 X 澤村大地
§ 年齡操作。三年級畢業後經過十三年,澤村大地與黑尾鉄朗皆為三十歲的上班族
§ 前提為當年的春高沒有實現垃圾場的決戰
§ 黑尾很遜(黑尾:不要再強調了啦!)大地有點悶(大地:咦!?)
§ 是個虐甜的走向(咦)
■  ■  ■  ■  ■

  感受到天亮,意識緩緩地浮上。澤村大地睜開雙眼,主動吸了一口氣。
  被窩的溫度比平常高上許多,到達逼近悶熱的程度,不過澤村曉得為何會如此。
  想要翻轉身體驅走纏身的悶熱。但為了避免壓上身旁起著鼾聲的男人,澤村先挪動身體拉開一小段距離。
  填進兩人之間的冷空氣馬上被暖化,憑著透過絨布簾的微光,澤村望著黑尾鐵朗的睡臉。有好一段時間,自己沒有與另一個人這麼接近。
  頭髮,挺長的嘛──平時抓立的頭髮攤軟在黑尾的右額,澤村的手指捻起目測最長的髮絲,長度可以到達黑尾的鼻頭。
  這動作不小心搔癢了黑尾,應該還在睡眠的他躲避似地轉頭偏過臉。澤村立刻鬆開那根頭髮,然而已經來不及了,面前的男人吸了吸鼻子,皺著眉頭睜開雙眼。

  「...早安,黑尾。」
  「.........澤村...」
  雙臂纏了上來,睡眼惺忪的黑尾使力將澤村拉擁入懷,臉頰貼上澤村的身體磨蹭著,像極了貓科動物。
  意外的撒嬌反應,使澤村體認到對方有黏人的一面,同時心頭產生了甜蜜的液滴。
  在一連串親密的磨蹭之後,環繞身軀的力道忽然鬆懈下來。規律的鼾聲再度響起,黑尾又睡著了。
  剛剛都是下意識動作嗎──難怪應對有點奇怪。被錮在黑尾的雙臂中,澤村露出微笑。
  今天是假日,繼續睡下去也是不錯的選擇。但時間似乎不早了,肚子也有點餓。決定叫黑尾起床的澤村撐起身,手掌摸上男人的臉頰催促起床。

  「黑尾,黑尾。起來了。」
  「.........嗯...嗯嗯嗯...」
  「黑尾,該起來了。」
  「嗯...嗯嗯?是澤村...我不是在作夢吧。」
  「...睡傻了嗎。」
  「...嘻嘻,好像不是耶。早啊,澤村。」
  「早安,黑尾。」
  澤村從黑尾身旁的位置退開,對方打了一個大呵欠,雙手高舉伸展著精實的軀體。

  「......去一下廁所。啊...果然挺冷的...」
  從鋪在地板上的被褥爬起來,感受到寒冷的黑尾有些狼狽地雙手抱胸小步跑進廁所。澤村偷偷笑了出來,因為睡覺前澤村習慣將暖氣機設下定時關閉。
  冰箱裡的材料還夠做兩人份的早餐嗎──雖然只有一個人住,假日的早餐和晚餐澤村盡量自己煮。除了認為吃太多外食不太健康,澤村也喜歡下廚。
  不過在這之前,應先把占據矮桌用地的雙人被褥收起來。至少要摺疊起來放到旁邊才行,不然沒有地方用餐。澤村站起身,打了一個呵欠後準備捲起眼前的被褥。

  「嘿!」
  此時,自廁所歸來的黑尾猛地從背後擁抱上來。舒服到令人沉溺的體溫包裹住澤村的身體,但頂撞於雙臀之間充滿慾望的硬熱卻令人清醒。
  這個觸感,明顯地是勃起了。

  「晨勃消不下去。我該怎麼辦才好呢,澤村大人。」
  「...掐住他看看?」
  「...對不起我錯了!請溫柔地對待他...嗚嗚...」
  「講明白點啦。怎麼了?」
  「我只是想要...嗯...」
  「想要?」
  「...我只是想要擁抱你...」
  澤村覺得向自己撒嬌的黑尾很可愛。埋藏在丹田的慾望被撩起,澤村並不是沒有相同的心情。只是這樣的發展,不可能只有擁抱就了結。

  「...好啊。」
  等等再和黑尾一起整理吧──轉過身,黑尾些微窘迫的神情讓澤村染上笑意。兩人同年,黑尾的身材又比自己高,卻時常像個孩子一樣喜歡撒嬌。
  摸了摸冒出鬍渣的下頷,澤村貼近黑尾,親吻略微乾燥的嘴唇。
  啾、啾、啾、啾──連續且緩慢的親吻,澤村與黑尾四目相交地看著彼此。感受到黑尾凝視中的熱情,身體與心靈因興奮而升溫。澤村默默地引導黑尾的手進入自己內衣的下擺,兩人接續交纏著濕潤的深吻。
  澤村沉醉了,浸在黑尾的擁抱當中。

■  ■  ■  ■  ■

進入十二月的仙台氣溫一口氣冷下來,早晨起床看到外頭有積雪的日子來臨了。
  倉庫盤點、忘年會、為了新年假期的大量訂單,年末的慣例將行事曆填得滿滿的。澤村所屬的機械部門雖說不用參與最麻煩瑣碎的倉庫盤點,毫不間斷的開機作業也增加了生產機械的維修業務。

  「澤村辛苦了。謝謝你留下來幫忙,快回家休息吧。」
  「好的,學長辛苦了。」
  即將下班時,烘吹麵體的烤箱突然故障,還在當班的澤村與前來接班的同事趕緊合力修復。努力了一個多小時,這條停擺的生產線總算能運作了。
  滑開手機的螢幕,澤村之前在五點時傳了『今天得加班,無法準時回家』的訊息給黑尾,對方回了『喔,加油喔』外加一張打氣的貼圖。
  現在是七點,在出公司大門前澤村傳送了新的訊息,表示現在正要回家。
  加班拖到這個時間,今天應該見不到面了。走到家會是七點二十分左右,考量到隔天還要上班,要好好休息才行。
  自那天慶祝黑尾生日的約會之後,即使是平常上班的日子,只要有機會見面,黑尾會主動前來澤村的住處一起吃晚餐,碰上星期五便直接詢問能不能過夜。
  雖然兩人正式開始情侶的關係不久,對於黑尾積極的態度,澤村不但不排斥,心裡是很開心的。
  不過總是黑尾過來與自己見面,澤村曾覺得不妥。兩人的住處差了五站的距離,平日返往總共要一小時,並不算很短的時間。

  「呼啊...好冷...」
  接近零度的空氣吹得鼻頭發疼,澤村拉高大衣的領口,收起下巴讓鼻子躲過寒冷的侵襲。
  我過來會造成你的困擾嗎──這是黑尾收下勸告的第一個反應。澤村搖頭表示當然不會,黑尾明顯地鬆了口氣。
  澤村也考慮過自己下班後往黑尾的住處去。然而與黑尾的宿舍相比,澤村的住處有廚房,空間也比較大,所以黑尾認為約在澤村的住處比較好。這個觀點聽起來很正確,澤村沒有反對的理由。看著黑尾開心的笑臉,澤村聽了下去並說服自己這樣最好。
  周末只要住下,在夜晚必定發生親密的情事。對於男人間的性愛,黑尾的學習與適應力令人驚訝。
  厚實的手掌在澤村的肉體上摩娑。從發紅的耳殼到緊繃的項頸,從厚實的胸部到敏感的腰腹,從勃發的雄根到飽滿的臀部間,甚至末梢的趾尖。澤村從頭到腳的敏感處都被黑尾一一探索出來。
  然而黑尾似乎特別鍾愛澤村的大腿,具有疼感的咬嚙在內側留下零星緋紅的痕跡,澤村因此發覺自己的大腿內側相當敏感。上次過夜還被黑尾舔拭了腋下,高昂的興奮滿溢而出,滲透了身體。澤村覺得自己越來越奇怪了,在黑尾之前,從來沒有這樣過。
  我在外頭想些什麼啊──到達屬於自己的樓層,走出電梯的澤村趕緊在思緒上踩下剎車,想像著自己揮舞雙臂攪散頭頂上的煩惱。

  「......黑尾!」
  「喔,歡迎回來,澤村。」
  身為煩惱源頭的黑尾竟然站在澤村的家門前,他穿著那件黑色的雙排扣大衣雙手插在口袋裡。澤村想到對方可能等了很久,鞋跟敲在地板的聲音加快起來。

  「你該不會下班就來這裡等我吧。」
  「沒,正巧我今天也加班了,大概......剛剛才到。你的臉看起來有點紅耶,是太乾嗎?」
  「...你也看看自己的臉是什麼樣子,先進去吧。」
  看著黑尾因寒冷而偏白的臉色,澤村判斷他絕對不是剛剛才到,少說也等了半小時吧。

  「不用啦。我只是過來,想看看你而已。」
  「...那要一起吃晚餐嗎?」
  「你還沒吃晚餐嗎!」
  「當然啊。快下班的時候機器突然故障,我和來接班的學長一起修,修完才走回來。」
  「那...現在也晚了。要怎麼辦呢?」
  「家裡還有東西,有快煮拉麵,隨便煮煮吃一吃吧。」
  「...是拉麵啊...」
  黑尾話語中微妙的停頓與『如我所料』的語氣稍微勾起了澤村的脾氣。
  是拉麵又何妨,我就喜歡啊──澤村雙手抱胸,理直氣壯地挺起身子。

  「是的,是拉麵。」
  「小的只是講講,完全沒有意見。是說,請澤村大人也算我一份吧。」
  「結果你也一樣沒有吃晚餐嘛。」
  「嘻嘻,是的。」
  「就先進來吧。」
  「那就打擾了。」
  竟然連晚餐都沒有吃就跑過來,有這麼想見面嗎──想到黑尾的心情,澤村插入門鎖的鑰匙不小心轉錯方向,多花了一點時間開門。
  放下公事包開啟暖氣機,脫下大衣的澤村直接走進廚房打開冰箱。除了雞蛋和豆芽菜可以做為稱職的晚餐食材之外,還有乾燥海帶芽,這些材料的量還夠配兩人份的拉麵。
  拿出不鏽鋼平底鍋裝滿水放上瓦斯爐,澤村將襯衫的衣袖捲至手肘,開始製作簡單的晚餐。

  「澤村大人,需要幫忙嗎?」
  「不用不用,簡單煮個麵而已。豚骨醬油口味加上一顆白煮蛋,還有海帶芽和豆芽菜你這樣可以嗎?」
  「當然好啊。能吃到你煮的東西,我就很開心啦。」
  「還真會說話,那我燒白開水給你好了,比較快。」
  「拜託請讓我攝取熱量。」
  「哈哈哈!開玩笑的啦。」
  將兩顆雞蛋直接放入尚未燒開的水中。把豆芽菜拆封,在水龍頭下做清洗後瀝乾。澤村從櫥櫃拿出三個碗公,一碗裝入兩撮海帶芽,另外兩碗個別放入快煮拉麵的濃縮湯頭粉,接著等待水煮沸。
  水滾開了,拿湯勺盛兩匙熱水倒入裝有海帶芽的碗公中讓它吸水展開,在有濃縮湯頭粉的碗公也倒入兩匙,並攪拌使其均勻地溶化開來。
  將乾燥的麵體丟入沸水中,看著麵體的油份浮上水面,澤村再度盛起鍋內的熱水倒入碗公之中直到湯頭量足,然後放入油包與少許的醬油。

  「...好。」
  大約三分鐘拉麵就煮好了,用篩網將麵撈起,在水龍頭下沖冷水降溫後甩乾,放入盛有熱湯的碗公中。
  接著把豆芽菜丟入鍋中川燙。當白色的菜芯稍微變透明時就可以撈起,與泡開的海帶芽都分成兩份擺放於拉麵上方。
  整套下來一直處在鍋中的雞蛋也熟透了,澤村將兩顆水煮蛋放在方才泡著海帶芽的空碗裡。餓扁的肚子已經等不及,等會兒要吃的時候再剝就好了。

  「看起來很好吃耶。」
  「就這樣啦,蛋自己剝。」
  「好喔。啊,筷子我已經拿好了,直接端過去吧。」
  電視上的主播預告著明日天氣,澤村與黑尾在矮桌旁席地相對而坐,桌上擺著兩碗拉麵和罐裝芝麻以及黑尾帶來的啤酒。

  「那我就不客氣...開動了!」
  即將八點得晚上,兩人終於開始享用遲來的晚餐。
  灑上一點白芝麻,澤村吸了一口,收縮過的麵體帶著些許的嚼勁,湯頭的濃度也適中。由於是按照自己的喜好調味,澤村不確定黑尾是否喜歡。不過看著對方嘶嚕嘶嚕地吃著,澤村判斷黑尾應該還算喜歡吧。

  「...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嗎?」
  「沒有......只是,嗯。不知道你吃的習不習慣。」
  「拉麵嗎?好吃啊!我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快煮麵。我煮的話麵大多會軟掉,沒辦法像這樣還有彈性。」
  「這是煮好之後就直接沖冷水降溫的關係,可以讓麵體緊縮。只是湯也會因此而降溫,怕你覺得不夠熱。」
  「不會啦,這樣暖手的溫度很好啊,我喜歡。」
  「那就好。」
  雖然不是滿分的反應,不過也還不錯吧,澤村鬆了口氣。
  伸手拿過放在碗裡的白煮蛋,由於還很燙,澤村鼓起嘴一邊吹氣,手指一邊剝下雞蛋殼。剝好了一顆渾圓亮白的白煮蛋之後,澤村又伸手拿了第二顆繼續剝,一樣邊吹氣邊剝著殼。

  「我自己來就可以了啦。」
  「沒關係啦,因為和麵一起煮,殼有點油,我來就好。呼......呼......來,給你。」
  「......嘻嘻,謝謝你啦。」
  「...不客氣。」
  黑尾開心的笑臉令澤村彆扭了起來。自己應該沒有做出很奇怪的表情吧。澤村夾了熱湯上的豆芽菜,放入口中慢慢地咀嚼著。

  「吃飽了、吃飽了。謝謝招待。」
  「很簡單的東西啦,沒什麼。」
  「重點是好吃啦。碗我拿去洗喔。」
  黑尾起身,將桌上疊好的碗公連同筷子一起拿到廚房去。
  看到矮桌上已經被喝空的啤酒罐,總覺得黑尾過來是有什麼事情。澤村也站起身走進廚房,看著高大的黑尾在流理台前洗碗的背影。

  「黑尾。你今天過來,應該有什麼事情吧。」
  「呃...是有啦。」
  「什麼事?快點說啦。」
  「呃...等我洗完再說,快好了。」
  是需要很慎重的大事嗎──因為黑尾的態度,澤村謹慎了起來。
  把喝完的啤酒罐洗乾淨,壓扁丟到金屬回收的垃圾袋裡。澤村默默地回到矮桌旁等黑尾洗完碗。

  「好了...嗯?怎好像變得很嚴肅。」
  「有什麼事情,快講吧。」
  黑尾也坐到矮桌旁,和澤村面對面。

  「嗯...是說那個...澤村打算怎麼過新年呢?」
  「新年?」
  「嗯。你要回老家嗎?」
  「...過去都是回老家啦。」
  澤村察覺黑尾的意圖。問到這樣,應該是想和自己一起過年吧。但黑尾的老家是在東京,新年不用回去嗎,他會在仙台,是因為出差的關係。
  澤村此時才查覺,自己並不清楚黑尾什麼時候會結束出差回東京。

  「黑尾,你出差是到一月幾號?」
  「咦?嗯...最初是說八個禮拜到一月四號。可是撞上了新年假期,加上仙台這邊的資深人員意外的少,目前是預定延長一個禮拜到一月十一號,說不定會更長吧。」
  「真假的...有這麼多問題嗎?」
  「不會啦,沒什麼問題。只是說...呃...因為狀況不一樣了,有別的事情想跟公司確認一下...不知道行不行得通。」
  「這樣啊...」
  聽起來,黑尾接的案件不太好處理,竟然出差日期還有機會再延長。雖然這樣對自己來說反而比較好,兩人可以持續地見面。
  看著黑尾面上的苦笑,對於暗自慶幸的自己,澤村生出些許的罪惡感。

  「回歸正題。因為這次過來出差會跨年,所以在想說...今年的新年假期,要不要一起過?」
  「可是你不用回東京嗎?」
  「挑前後回去就好了。重、重點是...我想要慶祝澤村的生日,不是十二月三十一日嗎?還有想和你一起過年...嘻嘻...」
  想要一起慶祝生日──面色泛紅的黑尾露出羞澀的微笑。心情受到感染的澤村,臉頰也不好意思的跟著熱起來。

  「當、當然可以啊...」
  「真的嗎!」
  「...嗯。」
  澤村頷首答應黑尾,男人隨即歡呼了起來,似乎樂得只差沒衝破屋頂。令澤村不自覺地也笑了。
  兩人對新年做出粗略的計畫。澤村生日的晚上一起吃過年的蕎麥麵,隔天早上去附近的神社作新年參拜。雖然是很標準的行程,兩人都很期待。

  「...時間差不多,我得走囉。」
  「其實也可以住下來啊。」
  「這句話我聽得很高興,不過明天還要上班呢,留下來我可不知道會做什麼事情喔。」
  「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啊。」
  「......饒了我吧,澤村大人。」
  「哈哈哈。」
  時間超過了九點,澤村送黑尾走到門口,看著他在玄關將雙排扣的大衣穿上。

  「那...今天就先這樣啦。」
  「嗯,路上要小心啦。」
  將皮鞋穿好的黑尾站了起來,回頭盯著澤村看。
  正當澤村生起疑惑的時候,黑尾突然貼過來親吻澤村的嘴唇。反應過來的澤村被紅暈爬上耳根子,看到面前的黑尾露出滿意的笑容。

  「嘻嘻,那就這樣啦。再見啦,澤村。」
  「......你這傢伙,再見啦。」
  黑尾揮手並將大門帶上。回去了,房內又回到澤村自己一個人。
  雖說過慣了單獨的生活,但這時候還是會感到些許的寂寞。
  看向掛在玄關牆壁上的月曆,澤村拿起藍色麥克筆把十二月三十一日和一月一日圈了起來,並寫上『黑尾』兩個字。
  新年連假按照慣例會與菅原和東峰約時間見面,還會一起新年參拜並慶祝東峰的生日。今年狀況不一樣,澤村和黑尾有約,東峰也結婚了,說不定有不同的安排。想到這,澤村覺得應該要早點聯絡他們,確定今年要怎麼約。

  「............」
  看著月曆,澤村又抬起藍色麥克筆將月曆上的一月十一日圈了起來。筆尖在藍色的圈圈旁猶豫了一會兒,想著要寫點什麼。最後還是什麼都沒有寫,將麥克筆蓋上筆蓋後歸至原位。
  晚餐吃了,也收拾完了。澤村喘口氣卸下身上的襯衫,整理好掛上衣架。手指按下暖氣機將溫度調高一度,走進浴室為今天作一個結束。
題目: HQ排球少年衍生同人 | 部落格分类: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